首页 野鸟志 观鸟俱乐部 走近名家 图片版 器材世界 环志课堂  论坛

略谈井冈山的鸟类
作者:文/何芬奇,文、图/林剑声
发表时间:2012-02-17

   

作者简介:
    何芬奇(图左),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鸟类学家,长期从事鸟类的野外研究,《中国鸟类野外手册》中方合作者。林剑声(图右),就职于江西省科学院,长期在野外进行鸟类观察,擅长鸟类摄影。                                                        
    从目前所能够查检到的资料来看,对井冈山地区鸟类群落和区系组成方面较系统的研究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从时间上分析该项研究应当是井冈山(省级)保护区建立初期对保护区内生物资源总体调查的一部分,由江西师范大学地理系、江西大学生物系等院校承担,曾记述井冈山有鸟类13目34科94种;其后,井冈山保护区王央生又增补42种,使得在井冈山保护区内记录到的鸟种数量达136种。
    2004年, 井冈山师范学院段世华等人撰文分析论述井冈山自然保护区夏季鸟类的多样性问题, 涉及鸟种125种, 分属15目37科;2009年,江西师范大学黄族豪等人发表题为“江西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鸟类资研究”的文章,将井冈山的鸟类纪录扩展到162种。
    近期,江西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承勇等人发表了题为“江西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鸟类资源调查与分析”的文章,以三年半的野外调查,报道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鸟类资源计有15目42科196种。
    就井冈山所出现的和可能出现的鸟种而言, 上述那196种仍然是个相当保守的数字。2011年,随着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准备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和申请加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对鸟类的野外调查也在持续进行,仅就非雀形目鸟类而言,就至少新记录有虎斑夜鳽、凤头鹰、红脚苦恶鸟、长嘴剑鸻、斑鱼狗等种类。
    根据我们多年野外工作的实践,在中国江南广大地区的任何一个县份内,如果能够进行较系统的野外研究,所记录到的鸟种大概都不会低于200种,而对于一些山区县份来说,其鸟种数量当在250种左右。
    这应当作为一个基数,因为鸟类往往会被作为环境状况评估中一个非常直观而又重要的指标。当然,达到这个基数不是一次两次或一年两年的野外调查所能够做到的,至少需要五年以上的时间,并且,恐怕有10%左右的鸟种在5年、甚或10年的野外观察中,其遇见频次仅只是一次两次而已。
    就我们对井冈山鸟类的关注度而言,其鸟种丰度(多样性指数)又或其区系成分组成并不显得那么重要,这是因为在中国江南广大地区纬度大致相近的任一地点,只要垂直落差也大致相同,这两项指标都不会出现多大的差异。我们所更为注重的,是一些特殊鸟种在井冈山地区是否有分布记录、以及它们的出现与否对于评估那些鸟种在其分布总体态势上所产生的意义和影响。
    首先,井冈山地处中国南方腹地,于是从上讲,那些中国南方的特有鸟种在井冈山地区应当都有分布。就这一点而言,2010年在井冈山龙江河以及湘洲对虎斑夜鳽的两次发现即是突出一例。截至本世纪初期,中国南方的两个内陆省份,江西和湖南,仍未出现有关虎斑夜鳽分布记录的任何报道,所报道的该种分布地点和范围由湖北西部沿安徽、浙江、福建而至广东、广西并越南北部而呈怪异的马蹄铁状区域,从而使这一鸟种一度被视为中国南方受胁程度最高、也最为神秘的一个鸟种。随着近年来对虎斑夜鳽在江西、湖南两省多个地点的相继发现,尤其是在罗霄山脉东西两侧(江西的靖安、新余、遂川和湖南的浏阳、平江)、以及在江西南部(龙南县)九连山的发现,进而向南至广东北部的始兴、乳源及至广东中部的龙门,使得在今天所知的该种在由东向西从东南沿海直至云南中西部椭圆形分布区的横轴上,从湘–赣北部的幕阜山经罗霄山脉直至南岭以南一线已成南北贯通之势,而井冈山恰处于这纵轴的中端。
    几年前,在研究斑头大翠鸟在中国的分布态势时,我们曾提出中国鸟类分布上的“武夷山现象”,即一些其主要分布区为喜马拉雅山系–青藏高原及至外缘地带甚或中印半岛北部地区的鸟种,另在武夷山也有一孤立种群,一些种类由此而产生亚种分化,如栗臀鳾、黄眉林雀、淡绿鵙鹛等等。
    近期,我们在井冈山见到并拍摄到黄眉林雀,尽管从照片上还难以确定其种下的分类归属问题,但无论如何,井冈山为该种在武夷山与西南山地间搭建了一块如飞地般的跳板又或桥梁。而我们在井冈山对凤头鹰的观察记录,连同我们近年来对该种在江西北部的观察记录,说明该种以往在我国中南地区分布记录的缺失并非意味着会产生任何新的发现,却是缘于以往野外工作的欠缺。
    就此我们希望,今后在对井冈山鸟类的持续观察中,能够对诸如赤尾噪鹛、淡绿鵙鹛、短尾鸦雀等种类有所发现,尤其是赤尾噪鹛,这个当年由大熊猫的发现者和命名人戴维神父亲手采自福建武夷山挂墩并亲自命名的鸟种, 数十年来在我国东南地区再无目击记录和采集纪录,而我们真的不希望看到赤尾噪鹛会成为“武夷山现象”中第一个真正消失的鸟种。
    植物学方面的研究业已表明,井冈山植物有着古老的起源、纷繁的区系组成、以及众多的特有种属,这得益于井冈山地处亚热带–热带交汇处,而较大的垂直落差又使得其相对高海拔地带的植被具暖温带特点,加之气候的温暖湿润和地貌上除山体外又具河谷、构造盆地、岩溶地貌等诸多微生境的集约,造就了极具特色的井冈山植物总成。
    相比之下,目前已知的井冈山鸟类区系则显得难以与其植物区系相匹配,举例说,井冈山至今尚无白眉山鹧鸪和勺鸡的记录。在现生鸟类中,鸡形目种类是个相当古老的类群,它们的分布和扩散也应当有着更为久远的历史。就江西的情况而言,白眉山鹧鸪与勺鸡在赣西北地处宜丰、铜鼓两县的官山自然保护区均有见,白眉山鹧鸪又见于江西南部和广东北部。
    如果说,从勺鸡在中国江南地区的总体分布来看,不见于井冈山简单地说是缘于植被上的差异,而白眉山鹧鸪若果真是不见于井冈山的话,恐怕就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了。根据我们近年来的调查,白眉山鹧鸪在福建省分布广泛,无论是水平分布还是垂直分布皆然。
    另外,井冈山地区还应当会有日本鹌鹑,而蓝胸鹑在井冈山有见也是有可能的事,只是这两种超小型的雉科鸟类通常藏匿得极为隐秘,不易被发现罢了。
    井冈山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其独特的植物区系组成,应当为诠释中国江南广大地区的鸟类分布格局提供更多佐证。我们这样说,并非特别期待着某些特殊鸟种一定能够在井冈山有所发现,如果能够确认或证实某些鸟种的缺如同样也是非常重要的科学依据,借以推断第四纪以来冰期–间冰期的交替出现对鸟类分布格局所可能带来的作用和影响。
    这样看来,尽管以往野外研究工作大致揭示了井冈山鸟类的区系组成,仍然有许多未解之谜有待于今后的时日。
     原载《人与生物圈》2011年第6期

斑头鸺鹠  斑胸嘴钩鹛 

虎斑夜鳽  黄腹角雉

黄眉林雀  蓝短翅鸫

栗头鹟莺  棕颈钩嘴鹛